首页 门户 迪拜聚焦 查看内容

国际特稿:毒品无罪化恐无后悔药

2023-9-24 09:09| 发布者: 皓考克| 查看: 55 |原作者: db w2

摘要: 滥用鸦片类药物芬太尼而上瘾的个案在美国不断增加。由吸毒者家属组成的非盈利组织,8月21日在美国纽约时代广场举行集会,希望提高公众对芬太尼危害的关注。 ... ...
越来越多国家和地区在探讨试行毒品无罪化,希望以更人道的方式应对嗜毒问题,而不是一味惩罚。然而,葡萄牙、美国俄勒冈州和加拿大的不列颠哥伦比亚省,这三个在不同时期推行毒品无罪化的国家和地区,毒品问题却有所加剧,“温柔”的政策未达预期成效,部分民众开始后悔当初的决定。
在美国俄勒冈州的波特兰市街头,骑着越野脚车在市中心巡逻的警员,除了和其他国家执法人员一样配枪外,还得随身携带吸毒罚单本,以及化解鸦片药效的“解毒剂”(Narcan)。
这些警员的日常工作包括要逮捕毒贩、向吸毒者开罚单,还要为吸毒过量者注射鸦片解毒剂,将他们从死亡边缘拉回来。警员贝尔在接受《纽约时报》访问时就感叹道,许多瘾君子已经是巡警叫得出名字的熟悉脸孔,甚至不止一次为对方进行急救。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数据显示,自2020年俄勒冈州选民投票通过所谓的“110号法案”(Measure 110),将持有少量毒品合法化后,俄勒冈州吸毒过量致死的人数逐年递增,从2020年的803人上升到2022年的1364人。
毒品问题的加剧,促使俄勒冈人重新检视毒品无罪化的政策,也掀起了是否该终止这项政策的争议。


  俄勒冈州波特兰市的警方出勤时得随身携带化解鸦片药效的“解毒剂”。(取自波特兰警方网站)
 
毒品无罪化的先行者——葡萄牙,国内的反对声浪近年也越来越大。
葡萄牙早在2001年便通过法案将所有毒品无罪化,以应对毒品危机以及遏制爱之病的传播。当时的毒品相关案件暴增令葡萄牙的司法系统不堪重负,监禁毒犯的成本也加重了纳税人的负担。政府因此决定改变策略,专注于降低吸毒造成的伤害。
在葡萄牙推行毒品无罪化政策的头几年,通过针头传染的人类免疫缺陷病毒(human immunodeficiency virus,简称HIV)传播率确实有显著下滑;2000年至2008年,葡萄牙的入狱人数也减少了16.5%。此外,原本给监狱的部分拨款流向戒毒所,加大了改造嗜毒者的力度。
正因葡萄牙推出毒品无罪化政策初期取得比预期更好的成果,美国俄勒冈州以及加拿大的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在参考后,也决定加入试行毒品无罪化的行列。 

葡萄牙不再是毒品无罪化榜样
然而,葡萄牙早年令人鼓舞的戒毒成绩并没有复制到俄勒冈州和不列颠哥伦比亚省。葡萄牙本身也遇到巨大挑战。
葡萄牙今年6月公布的全国民调显示,当地使用过毒品的成年人比率从2001年的7.8%上升至2022年的12.8%;吸毒过量问题也是12年来最严重的。
一个住在葡萄牙第二大城市波尔图的居民向《华盛顿邮报》申诉,过去一年半里,当地一所学校附近出现吸毒者营地,更多住家遭到盗窃,以致居民们得聘请私人保安。
2021年至2022年间,葡萄牙的犯罪率激增了14%,警方将部分原因归咎于吸毒者增加。
波尔图市长莫雷拉说:“如今在葡萄牙,学校和医院外禁烟,冰淇淋和糖果不得打广告,人们却被允许在外吸毒……我们将它正常化了。”
葡萄牙国家毒品和吸毒问题协调员古朗(João Goulão)去年12月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直言,葡萄牙”不再是毒品无罪化的榜样”。
但他认为,问题不在于政策本身,而是缺乏资金所致。据报道,经历多年的经济危机后,葡萄牙用于推广和戒毒治疗的预算从7600万欧元(约1亿1077万新元)锐减至1600万欧元。当局因此于2012年起将一些工作下放给非营利组织进行,包括上街接触吸毒者。
古朗接受《华盛顿邮报》访问时说,20年前,“我们在应对吸食海洛因和所有相关的重大问题上,取得了相当大的成功。但(如今)我们的投入减少,应对措施冻结……失去了一些效力”。
逾六成俄勒冈州居民支持恢复刑事处罚
在俄勒冈州,推行无罪化政策后,除了露宿街头者增加、吸毒过量死亡率升高,警察执法的积极性也出现下跌。
当地媒体分析,推行110号法案时,恰好碰上新一波肆虐全美的鸦片类药物危机以及冠病疫情冲击,以致戒毒需求增加,医疗资源不足,形成了“完美风暴”。
毒品无罪化的支持者因此认为,应该给予政策更多时间显现成效。但部分民众已失去耐心。
今年5月公布的民调显示,超过六成俄勒冈受访者将当地滥用毒品、露宿街头和犯罪率上升的问题归咎于毒品无罪化政策,并支持恢复对持有毒品者的刑事处罚。
一个由政客、民间和商界领袖组成的组织“修正和改进110号投票法案联盟”星期一(9月18日)就向当局提交两份建议,希望禁止在公共场所使用硬性毒品、重新将持有芬太尼、冰毒和海洛因等毒品有罪化,以及把自愿戒毒改为强制戒毒等。
至于今年才开始试行毒品无罪化的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如今要评估成效确实为时尚早,但受访学者直言初步结果看来“并不乐观”。


  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精神健康与成瘾问题部长怀特塞说,当局希望通过推行毒品无罪化政策,进一步消除有关吸毒者的羞耻感和污名,鼓励他们寻求援助戒毒。(取自社媒平台X)
 

  
   
    延伸阅读
   
  
   
      
   泰国拟再推动立法管控大麻 仅限于医疗和研究
  
  
   
      
   每年11万人死于药物过量 美政府拟拨款逾百亿遏阻
  
 
最新官方数据显示,今年首七个月,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有1455人因吸毒过量死亡,写下自2016年以来同期最高记录。2016年,该省因吸毒过量致死问题,宣布进入公共卫生紧急状态。
据加拿大媒体报道,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目前也面对戒毒治疗供不应求的挑战。为此,省政府已承诺在未来三年内投入10亿加元(约10.15亿新元)应对毒品问题,包括增加戒毒治疗床位和康复护理,以及扩大针对吸毒问题和精神健康的援助。
学者:戒毒治疗须与惩罚双管齐下
葡萄牙、俄勒冈州和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在推行毒品无罪化政策后,吸毒致死人数不减反增。受访学者认为,这显示无罪化不足以解决嗜毒问题。
非盈利组织毒品政策解决方案基金会(Foundation for Drug Policy Solutions)主席萨贝特博士(Kevin Sabet)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我并不看好这些改革在给予更多时间后就能取得更好的成效。问题在于毒品无罪化政策本身,不是如何实施这类政策。”
他以俄勒冈为例,指110号法案面对的主要挑战是吸毒者很少自愿寻求援助戒毒、缺乏戒毒治疗床位拖长了治疗等候时间,以及惩罚额太低。
萨贝特曾任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政府的毒品政策高级顾问。他透露,根据一项全美民调结果,吸毒者没有接受戒毒治疗最常见的理由是他们未做好戒毒的准备。“吸毒者大多抗拒接受戒毒治疗,除去刑事处罚后,就没有促使他们接受戒毒治疗的理由了。”


  毒品政策解决方案基金会主席萨贝特博士。 (受访者提供)
 
此外,戒毒治疗的床位太少,导致一些戒毒机构必须将上门寻求援助的吸毒者拒于门外。
波特兰一家戒毒中心的主任萨拉萨尔告诉《纽约时报》:“那天我和一名女生谈话,她哭着,迫切希望接受戒毒治疗。我尝试给她一些希望,对她说‘只要继续坚持就会成功’,但我知道这是个谎言。她没有怀孕,不符合立即获得治疗床位的条件。难道我须告诉她,下来四个月每天都打电话来,或许才能得到一个床位?”
2022年9月,俄勒冈健康与科学大学的一项研究发现,该州现有戒毒服务只能满足当地一半的需求。
萨贝特强调,毒品无罪化政策要有效推动吸毒者寻求援助,有关国家或州属“必须增加获得戒毒治疗的机会,使每一个希望戒毒的人能尽快接受治疗”。
除了戒毒服务需要更多资源,好些执法人员也认为政策的惩罚力度过轻,难有效推动吸毒者自愿寻求戒毒治疗。在俄勒冈,被发现持有毒品者将面对100美元的罚款,不缴罚款也不会面对加重惩罚。
斯坦福大学精神病学和行为科学系教授汉弗莱斯(Keith Humphreys)受访时直言,俄勒冈旨在推动吸毒者接受戒毒治疗的110号法案“完全失败了”。“该法案通过以来,吸毒过量致死人数大幅增加,州政府不能奢望等待情况就会好转。”
据俄勒冈司法部发布的资料,截至今年4月,仅少于1%的人在接获当局开出的罚单后,按照指示完成毒品评估并接受戒毒治疗。
汉弗莱斯说,好些俄勒冈选民似乎已开始反对110号法案,因为他们认为这项法案未能取得正面的结果。
萨贝特则认为,刑事处罚是引导吸毒者接受戒毒治疗的必要组成部分,而“目前的民意支持撤销部分110号法案内容,我们也期待决策者采取相应行动”。
萨贝特建议扩大法庭处理毒品案的权限,让毒犯选择接受戒毒治疗以取代监禁。若成功完成治疗,便可删除他们的犯毒纪录。
汉弗莱斯也有类似想法。他说:“多数吸毒者也涉及其他犯罪行为,如盗窃、违规驾驶、袭击和入室盗窃。法庭在处理这些案件时,应该让这些毒犯在坐牢和接受戒毒治疗之间做选择。”
汉弗莱斯解释:“我将吸毒成瘾视为一种疾病,但我同时认为他们应该为自己的决定负责,包括导致伤害后会遭惩罚。”
毒品无罪化或加剧“芬太尼危机”
全美各地目前正面对“第四波鸦片危机”,其中因吸食过量芬太尼(Fentanyl)而死亡的人数暴增尤其引人关注。
美国国家药物滥用研究所的数据显示,2021年美国有近10万7000人因吸毒过量身亡,其中75%与吸食鸦片类毒品有关。


  两毫克的芬太尼,即这支铅笔尖上的毒品量,就足以致死。(取自美国缉毒局网站)
 
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资料,芬太尼本身是用于镇痛的人工合成鸦片类药物,毒性比海洛因要大上50倍,镇痛作用比吗啡强百倍,一般是给癌症患者服用。然而,芬太尼也有很强的兴奋和致幻作用,因此被贩毒集团利用制成各种毒品出售。
汉弗莱斯说,芬太尼的生产成本大大低于海洛因,因此毒贩开始销售芬太尼只是时间问题。“如果没有110号法案,俄勒冈也会出现滥用芬太尼的案例,但这项法案很可能加剧了这个问题。”
美国缉毒当局指出,贩毒集团生产一颗芬太尼药丸只需约10美分(约0.14新元),一转手便可卖到10美元到30美元。这种暴利使不少人铤而走险非法贩卖芬太尼,有些毒贩甚至采取“薄利多销”的手段将含芬太尼的假处方药丸以一颗低于1美元的超低价出售。
加拿大也同样面对芬太尼的威胁。不列颠哥伦比亚省首席验尸官拉品特日前指出,当局今年对吸毒过量致死案件进行的快检中,近九成死者身上测出芬太尼,比冰毒和可卡因要高出近一倍。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 收藏
发表文章

精选文章

Powered by 2021